助力复工复产西藏航空首个复工包机顺利抵达昌都

助力复工复产西藏航空首个复工包机顺利抵达昌都

(抗击新冠肺炎)助力复工复产 西藏航空首个复工包机顺利抵达昌都

中新网拉萨2月26日电 (何蓬磊 孙可心)“尊敬的中铁朋友们大家好,感谢你们在疫情期间无私无畏支持地方事业,排除艰险为国家建设做贡献,西藏航空将与您同行共克难关,竭力协助复工复产工作。在此我代表全体机组人员,向你们的付出致以崇高的敬意,祝您旅途愉快!谢谢!”26日上午6时29分,西藏航空首个复工包机航班TV6053(西安—昌都)搭载着118名“高原建设者”,从西安咸阳国际机场起飞。

就交通银行而言,坏消息远不止于此,业绩下滑、净息差下降、资产质量压力等等问题还在铺天盖地而来。

《每日财报》注意到,2019年三季报显示,交通银行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为4231.49亿元,环比上季度下降超14%。且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排名只排在了第七位,单季归母净利润不仅逊色于四大行和招行,还被兴业银行超越。

前城股份在向交通银行提交的举报信中表示,被举报人骗取贷款资金数额特别巨大,极有可能无法按时还本付息,可能给交通银行资金造成损失。

不良贷款为755.08亿元,不良贷款率为 1.47%,仅次于工行不良贷款率 1.48%,远高于邮储银行、招行 0.82%、1.23%的不良贷款率。

举报信称,在力高集团指使其境内子公司控制的同铸置业、智越置业、磐瑞置业串通施工单位签订虚假施工合同,合同价格高于真实中标价格,项目公司据此向交通银行申请放贷累计达到12亿元。

提交至银监会和银监会安徽监管局的举报信显示,前城股份举报对象为力高集团及其所属子公司力高集团同铸置业、磐瑞置业、智越置业以及提供贷款的交通银行安徽分行。

机组人员在昌都邦达机场合影。西藏航空 供图 

2004年,交通银行引入汇丰银行,开始把零售银行业务作为发展和转型的重点。只不过在最关键的前两年,交通银行却只是从战略摸索到确认,时机稍纵即逝。

据悉,组织此次包机复工的单位为中铁第一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一院”),运输的进藏工作者来自中铁一院和中铁二院,他们承担着国家重点工程的勘察设计工作。

返藏复工的中铁工作人员在西安候机楼合影。西藏航空 供图 

如果一旦不能收回,这笔高达12亿元的贷款有可能成为坏账。《每日财报》注意到,近年来,交通银行疏于内控合规,其信用减值损失均在不断飙升。

据了解,为积极响应齐抓疫情防控与经济发展的号召,西藏航空近期陆续加密了拉萨=阿里、拉萨=南充、成都=昌都、成都=日喀则等进出藏航班,确保空中运输通道的持续通畅,保障进藏工作者顺利返岗,助力西藏企业有序复工复产。(完)

现在的交通银行在市场综合竞争力和体量上,难以匹敌四大行;同时其作为第一家全国性的国有股份制银行,却又带有鲜明的国企作风,没有股份银行的灵活性。进退维谷的现状下,交通银行将如何做出重围?

值得一提的是,同样致力于零售业务转型的招行,在2003年至2008年五年间,净利润年复合增长率和净资产收益率年均在同行中表现不凡。

乘务员协助中铁工友放置行李。西藏航空 供图 

26日上午8时36分,复工包机平安抵达昌都邦达机场。西藏航空 供图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复工包机航班于上午8时36分平安抵达昌都邦达机场。中铁一院对西藏航空为保证国家重点项目建设的顺利推进,在航班安排、后勤保障等方面给予的大力支持与悉心帮助表示感谢。

雪上加霜的是,交通银行近几年高层人事动荡、中层骨干流失、新老交替断层等管理问题不断出现,内部管理显然存在问题,这无疑为其发展改革蒙上又一层阴影。新年刚开启,交通银行俩分支机构还因为违规贴现形成垫款,分别被罚款40万元。

西藏航空专人协助中铁工友办理乘机手续。西藏航空 供图 

早在 2015 年,交通银行的营业收入就已被招行超越。近三年多以来,交通银行的奋力追赶并没有取得成效,营收之差还在不断扩大。

综合数据七大行多数垫底

2006年,交通银行确认战略发展规划,提出“打造一流零售银行”的目标,将业务转型放在重要地位。然而2008 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海啸,交行未能实现2006 年提出的零售业务转型三年目标,零售贷款、零售存款、零售业务收入占比三项数据均未达标。

截至2019年9月底,交通银行的不良拨备覆盖率为 174.22%, 较上年末上升1.09个百分点,拨备率2.57%,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不过,依旧处于七家国有银行末位。

据介绍,近期各地企业正在逐步有序复工复产,但是疫情传播风险仍然不容忽视。针对此次复工包机,西藏航空西安基地对飞机客舱进行了深度清洁和消毒工作,并提供了住宿、餐饮和车辆接送保障。此外,在登机时,乘务员还为大家逐一检测了额温。在飞机平飞后,乘务员们还带来了手势舞表演《阳光总在风雨后》。

中铁工友们有序登上复工包机返藏。西藏航空 供图 

2018年,交通银行将战略调整为“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 建最佳财富管理银行”,零售业务逐渐淡出视线。然而,若论国际化,交通银行的国际战略和海外业务远比不过中行,而综合化水平又难以匹敌工行、建行。另一方面,诸多股份行在过去10年间纷纷发力零售转型,平安、民生等一批银行来势汹汹。

业内人士认为,交通银行总行可能向同铸置业等公司主张违约责任、解除合同、以及追回贷款等等行动。但截至目前,交通银行尚未对此事发表看法。

总之,交通银行在吸储方面欠缺优势,营收增速缓慢;业务以企业业务为主, 净利差低于同行;信用卡不良率不断攀升,资产质量也不及同行,交通银行的压力显而易见。

近日媒体报道,安徽省前城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前城股份”)已就合作对方力高集团及其所属子公司在合肥市肥东县两处地产开发中所作的违规行为向中国银保监会、安徽银监会监管局、交通银行总行分别提交举报信,并附举报线索。

根据统计,2019年1-9月,交通银行信用减值损失为369.45亿元,同比增加人民币68.76亿元,增幅22.87%。2018年信用减值损失为434.54亿元,同比增幅40.9%。

本书收录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意见》全文和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等重要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