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退役军人筑牢抗疫防线疫情不散我们不退

长春退役军人筑牢抗疫防线疫情不散我们不退

(抗击新冠肺炎)长春退役军人筑牢抗疫防线:疫情不散 我们不退

中新网长春3月6日电 (郭佳赵立志)“过来测下体温,最近有没有出门?是买药还是看病?”6日,在长春市朝阳区人民医院,退役军人周英春与同事一边问询一边记录。

许许多多动人的景色迎面而来

她指出,就算戴口罩“打麻雀”,外科口罩或N95口罩只能防御九成五以上的细菌,但长时间戴口罩打麻雀,口罩都会有空隙或湿透,当有隐形患者感染肺炎,感染者在咳嗽或说话期间,无可避免会有飞沫传播,增加染病机会。

装甲兵陈卫华,利用在部队练就的医护器械维保专长,保障了长春市朝阳区医院的呼吸治疗仪、重症监护仪、血液分析仪、空气消毒机、核酸检测仪等器械正常运转。

“可能很多人不知道,每一瓶用于治疗重症患者的免疫球蛋白里都包含了上千个人的血液成分。献血既是对疫情另一种方式的援助,也可以缓解其他临床用血紧张,一举两得。”巫春波说。

那满园花香已从沉睡中苏醒,

穿着密不透气的防护服从早忙到晚,周英春有些吃不消,最近她腰部酸痛,睡眠也不好。她在背包里悄悄备了不少药品。“我们到一线服务完全出自军人的职责和职业的本能。”

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208医院35名退休医护人员最先响应号召,55岁的周英春便是其中一。他们分散下沉到医院预检分诊、发热门诊、放射科、救护车队、医疗设备维护等主力科室,全程参与院内控制感染、消毒防疫及组建发热病房等工作。

西溪洪园致敬全国的“白衣战士”,杭州西溪湿地公园(余杭)管委会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郭迎辉给出了这样的允诺:自恢复开园之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止,西溪洪园景区对全国医护人员及家属(持《医师执业资格证书》、《护士执业证》、户口本),承诺免景区门票和电瓶船票(龙舌嘴入口和邬家湾入口入园)。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各地退役老兵冲在抗疫一线,参与排查、消毒、运输等任务。2月11日,长春市退役军人事务局组建了疫情防控应急大队,这一举动在退役军人中反响强烈。

家庭医生关嘉美表示,特区政府已呼吁不要聚集人多挤迫的地方,以减低病毒传播,“打麻雀”和“打边炉”等均属于群体聚集活动,大家在一个细小的房间或密室进行,增加互相感染病毒的风险。

为了不影响家人休息,于东来自费住进了旅店,至今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回家了。“疫情不散,我们不退!”于东来说。

景区内餐饮及酒店:花间堂酒店、栖溪隐秀酒店、水街食府、天禄堂药膳、某某咖啡、清旭文化(百味素食、清水服饰特价款除外)、鲍贝书屋等自恢复营业之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全国医护人员及家属(持《医师执业资格证书》、《护士执业证》、户口本)在以上场所就餐、购物及入住,承诺给予当日结算价或携程平台报价(酒店)的50%结算(不含会议等团队活动)。

长春市退役军人疫情防控应急大队第五应急分队是一支志愿车队,由于东来率领。他们在长春市朝阳区疾控中心和二道区卫健局全天候待命,协助转运确诊患者及其密切接触人员,运送应急物资和医疗废物。

这几天,巫春波除了接送医护人员,还会去工厂帮些小忙,把做好的产品拉到取货处,打扫工厂卫生,往机器里添置原料……小伙子用这样的方式减轻父亲的压力。父子二人说:“疫情面前,没有局外人。众志成城,守望相助,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记者 史望颖 通讯员 郑金悦)

全国模范退役军人李万升在物流中断、货运不通时,为确保吉林省援湖北物资尽快送达,主动请缨,选人派车,星夜兼程90多个小时,将2吨医用消毒酒精交付武汉火神山医院。

(责编:熊旭、孙竞)

巫发斌是厂里的技术骨干。正值春节,和他一起负责这项工作的另一位同事早已放假回家,巫发斌一个人就在机器轰鸣的生产线上干了起来。他早上7点出门,晚上6点回家,每天都要干上八九个小时,一天大概能生产200公斤(约8万只)口罩包装袋。

欢迎您前来洪园踏春赏花

看到相关信息,巫春波毫不犹豫地报了名,成为抗疫爱心车队的一员。将沈女士安全送回家后,他顺利完成了自己的第一票“单子”。

在湿地渐暖的水面上游春,

树枝上的鸟儿欢快地啼叫着,

在旁人眼中,巫春波一直是一个非常热心且充满活力的人。在宁波财经学院,他不光是学生干部,还是小有名气的“献血达人”。自2017年开始,巫春波就在父亲巫发斌的带领下,每个月定时参与无偿献血,他们全家也是宁波市中心血站里的常客。

呢喃着春风不解的诗意。

“退役军人充实了基层防控力量,为阻断疫情传播渠道做出了积极贡献。”长春市退役军人疫情防控应急大队副队长张宏利说,这些退役军人有血性,有赤子之心,他们不畏艰险、不辞辛劳、不计报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若有战,召必回”的庄严承诺。(完)

36岁的张雷是长春市退役军人疫情防控应急大队第四应急分队的队员,这支分队负责开展流行病学调查工作。张雷把在部队中所学的数据管理技术运用到了志愿服务中。

“为了节省防护服,我们的队员每天十几个小时都不脱防护服,穿着纸尿裤,流着透身汗。”虽然很辛苦,但于东来还是打趣说,那感觉太“酸爽”了。

警方新界南总区刑事总部根据线报,得悉荃湾区内有多间地下麻雀馆,经连日深入调查后,由21日晚上8时至22日凌晨约2时期间,动员半百警力展开打击非法赌博行动,突击搜查分别位于荃湾众安街、新村街、川龙街及三陂坊等多个单位,先后捣破6个怀疑非法麻雀赌档。

巫春波的很多言行都受教于他的父亲巫发斌。巫发斌是一名普通工人。疫情严重,“口罩厂的包装需求量会不会大幅增加?”在一家包装生产工厂上班的巫发斌思虑再三,取消了一家人回老家过年的计划,决定留在宁波。果不其然,大年初三,厂里下了紧急通知,口罩紧缺,需要工人赶紧回工厂上班。

近月疫情持续,市民疑闲在家中,无处消遣,地下麻雀馆生意日益兴隆。

现场消息称,涉案麻雀赌档已运营多月,相信由黑帮操控,通常在持牌麻雀馆收铺后,即凌晨零时开始营业,因使用电动麻雀枱,并无噪音,邻居并不知晓。

长春市退役军人在一线志愿服务 赵立志 摄

流行性病学调查涉及的人员庞杂,数百人组成的庞大信息网千丝万缕。不过,他与另外一名队员仅用15个小时就完成了。“我们把数据汇总到电脑上,通过一些技术形成一张表格,所有的信息都可以在这张表格中找到,便于查阅。”张雷说。